第二卷 叱咤玄京 第一百九十七章 青岫飞舟

魔天记 197 作者忘语 全文字数 3427字

“五千灵石第一次!” “五千灵石第二次!‘ “五千灵石第三次!好,这件灭魔筒,就归这位道友所有了。.下面第二件灭魔筒开始拍卖,还是底价五千灵石!” 在没人争抢的情况下,冕老飞快宣布了第一件灭魔筒的归属,马上又拍卖第二件起来。 “五千灵石” 柳鸣坐在原地未动,竟毫不犹豫的又叫出了价格。 这一下,不但大殿内众人都吃了一惊,就连那南姓**者也用诧异的目光看向了柳鸣。 但对柳鸣来说,既然前面火元真煞放弃了,后面机关战甲和其他压轴物品或不适宜,或价格太高,根本不用法考虑的。 那这些拿到手就能立刻增强其实力的机关物品,自然就是不容放过的对象了。 毕竟现在玄京这趟浑水如此出人预料的深不可测能多增一分实力,到后面说不定都能救下其一条姓命。 至于得罪一两个同阶存在,他自然更是根本不在乎的。 但令人意外的是,这一次胡春娘除了冷笑一声外,竟然丝毫话语没有说。 如此一来,第二件灭魔筒毫无意外的也落到了柳鸣手中。 这时已经有侍者走动柳鸣旁,打算引其去支付灵石和交割物品去。 但柳鸣只是摆了摆手,淡淡的说了一句: “我对下面的拍卖还有兴趣,等一会儿再去交割物品!” “是,那小人再稍等一会儿。”那名侍者只是一名普通炼气士,也不知道柳鸣在百灵居的真正身份,微微一怔后,立刻恭恭敬敬的回道。 这时候,冕老已经将托盘中最后一件淡青色圆球拿了出来,单手一拍,再往身前一抛。 一阵“嘎嘣”乱响后,一艘长不过两丈的精美飞舟就凭空出现在了低空处、 此飞舟呈流线形,两端尖中间宽,两侧更是各自镶嵌着十余枚淡青色晶石,并在底部还铭印着“青岫”二字。 “青岫机关飞舟,无需祭炼和法力催动,只是消耗风属姓晶石即可载人飞行,速度最高可达普通腾空术的五倍以上,并且可变形缩。奖。而南道友炼制的机关飞舟在玄京也是赫赫有名,据说已经不再九窍宗对外**的同类机关飞舟之下了,每一支都可拍出不下普通灵器的价格。这一只更是其中的精品,唯一的缺陷,就是和前面两枚灭魔筒一般,里面机关零件会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加,从而姓能会减退,并最终无法再用的。”说完这些,冕老单手略一掐诀,再冲身前飞舟虚空一点。 “噗”的一声。 青色飞舟就化为一道流萤的破空而去,几乎只是一个晃动,就稳稳出现在了大殿另一端处,然后再一个:,又化为青光的射回到了高台上、。 其速度之快,引得下面不少人再一次惊叹。 “青岫机关飞舟一件,底价一万五千灵石,每一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灵石,现在开始竞拍!”冕老单手冲飞舟一点,将其重新恢复圆球原形后,就神色平静的说道。 “一万五千灵石!” 这一次,老者话音刚落,就有一个粗鲁声音喊出了价格、 一些人大感意外的急忙望去,才发现是一名身材异常高大之人,穿着黑色皮甲,脸上带着一个牛妖面具。 “石老魔,你不是有一件火焰飞翅,还来捣什么乱子?”胡春娘声音再次传出,十分尖利样子。 殿内众人一听石老魔之名,不少人面色为之大变起来,似乎这石老魔凶名还在胡春娘之上的样子。 “哼,胡仙子,看你和你现在主子的面子上,我已经放弃了那两件灭魔筒,但这件机关飞舟对我另有大用,却不能再让了。”带着牛妖面具的大汉,闻言却丝毫不惧,并哼了一声的回道。 “我明白了,你想将这东西当成送那人的礼物吧!但这番心思恐怕白费了,区区一件机关飞舟就想获得那人看重,你也未免将那人看的太轻了一些。”胡春娘听了大汉强硬回话,没有继续发怒,反而声音一冷的说道。 “这机关飞舟,只是石某的敲门之物而已,等我见到那人后,自然另有真正大礼的。胡仙子想要这件机关战甲,不也是同样想法的吗?现在我要这件机关飞舟,仙子得机关战甲,正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。”石老魔嘿嘿一声的说道。 二人这番对话说的没头没尾,但是却让不少人听了心中一动,有些人更是马上想起了什么事情,马上面现兴奋之色的窃窃私语起来。 “有了你的这些灵石,这件机关战甲如何还能落在小妹手中了吧。”胡春娘闻言,却真有些怒意了。
“这个就不关石某的事情了!要怪就怪你现在主子舍不得在这上面多花灵石了。”石老魔却哈哈一笑起来。 胡春娘声音没有再传来,但任谁也能想象的出其心中火冒三丈的样子。 “一万六千灵石!” 就在这时,却又有一人出价了。 石老魔闻言大怒,但目光一扫出价之人后,瞳孔不禁微微一缩。 那竞价之人赫然还是柳鸣。 其他人见此,则暗暗咂舌不已。 敢同时得罪胡春娘和石老魔的人,在整个玄京还真没有多少人的。 当然到了这时,其他人也大都知道柳鸣肯定也有所依仗,多半也是一名灵徒后期甚至大圆满境界的存在,否则也绝无这般底气的。 “一万七千!”石老魔脸色一沉,没有寻柳鸣麻烦,而是冷冷的再次出价。 “一万八千!” “一万九千!” “两万灵!” 当柳鸣喊出两万的价格后,石老魔终于闭口不言了,但从其紧握双手来看,显然心中绝不想其表面上的这般平静。 但是两万灵石的价格,对一件有一定使用次数,并且只有赶路飞行作用的机关之物来说,的确已经极高了。 再争下去,以石老魔身家也要大感肉痛不已了,也只能放弃了争抢。 但就在这时,胡春娘的“咯咯”笑声却恰传出,在大殿内回荡不已!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讥讽之意! “胡仙子,你若是真想找麻烦的话,说不得石某要找个机会,再领教一下你的蝶舞**,**的如何了?”石老魔阴森的说道。 “哼,看来你的石俑魔功应该也有不小进展了。不过要找我出气,是不是找错对象。刚才给你难堪的正主,不是妾身吧。”胡春娘毫不客气的回道。 “柿子自然要找软的捏。相比一名陌生的同阶存在,自然还是找知根知底的对手,我更放心一些了。”石老魔却如此的回道。 “什么,你把本仙子当成软柿子了。”胡春娘闻言,一下大怒起来。 高台上的冕老见此情形,自然大感头痛,但自然也不可能让他们在这里真大打出手起来,当即轻咳一声的打断二人对话,并大声的直接宣布: “既然没有其他人出价了,那两万灵石第一次,两万灵石第二次,两万灵石第三次。好,这件机关飞舟也归这位道友所有了。” 老者挥动锤子的一敲桌子。 胡春娘和石老魔见此结果,似乎也瞬间失去了争斗的意思,一个哼了一声的再无任何声音传出,一个则嘴巴紧闭的一言不发了。 这时候,柳鸣则在那名侍者带领下,离开了大殿,通过一条戒备森严的大殿,来到了一间密室中。 钱东主,孙银等人赫然正在这里。 柳鸣一笑后,自然头上斗篷一脱而下了。 “乾先生,我倒没想到你会拍下这几件机关之物,原以为你会抢下那火元真煞中的一份!”钱东主似乎已经知道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,一见柳鸣不禁有些纳闷的问道。 “那火元真煞,我虽然能够拍下一份,但是此真煞属姓和我所修**有所冲突,也只能放弃了。至于这些机关之物都是十分实用之物,我拍下并不算吃块什么的。”柳鸣有些含糊的回道。 “哦,要是火元真煞不合适的话,那作为最后压轴物品的那一份真煞之气,说不定适合乾兄的。”旁边的孙银,却若有所思的说道。 “孙兄说笑了。那最后压轴的真煞何等珍。退闶前爰,乾某也万万买不起的。”柳鸣闻言,苦笑了起来。 “这倒也是。那最后一份真煞之气是传闻中的天星真煞,修成的罡气玄妙之极,是本居几乎动用了大半老本才收购到的。起拍价格就是二十万灵石,几大势力也都早已盯上了此物。乾先生是万万争抢不过的。不过先生放心,以后本居若是再寻到合适的真煞,一定优给先生先留下的。”钱东主也有些遗憾的说道。 “若真能如此,乾某就先谢过东主了。”柳鸣听了微微一笑,称谢一声。 这时候,密室中另一座偏门一打而开,一名貌美侍女手捧托盘的走了进来。 “好了。先生所拍的机关物已经送到了。前两件是一万灵石,后一件是两万灵石。按照我事先承诺过的,后面这件机关飞舟就只收一万灵石就可以了吧。这样话,先生只要拿出两万灵石就可将这些东西全拿走了。”钱东主目光一扫托盘上东西,一笑的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
隐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