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血怒

魔天记 140 作者忘语 全文字数 3406字

..co 那人五官面容赫然和柳鸣一般无二。! 他仿佛面对镜子般的看着另一个自己,唯一不同的是,对方双目紧闭,面上丝毫表情没有。 更让他有些恍惚的是,群殴刚才喊出的话语来,根本下意识的将对方当成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存在。 就在这时,面前“柳鸣”双目忽然一睁而开,瞳孔中竟然尽是夺目银光,好不刺眼。 柳鸣一惊,不由自主的双目一闭,就此的一下从梦中惊醒了过来。 四周漆黑,并且入鼻尽是潮湿泥土气息。 他心念飞快一转后,也就有些恍然的知道自己竟活埋般的身处地下中。 要不是,他修炼的冥骨决放出丝丝黑气的护住身躯,恐怕真有可能不知不觉的窒息亡的。 “砰”的一声。 柳鸣一声低喝,就在泥土翻滚中,一下从数丈深地下一蹿而出,外面赫然通光大亮,也不知过去多久的样子。 他飞快打量了一下四周,这里正是昏迷前所在的密林边缘处,只是自己不知怎么的竟然深陷地下去了。 柳鸣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了几下后,忽然想起什么的急忙单手一掐诀,神念往体内灵海处一扫而去,只见灵海中空空如也,那个爆裂的神秘气泡并未曾再出现。 而他再略一催动冥骨决,调动体内法力运转一番,同样也是一切正常,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。 柳鸣眉头紧皱而起了! 难道先前所作之梦真的只是一场梦境而已,但梦中感受到一切是那般真实,另外一个“柳鸣”给其的毛骨悚然之感,更让他心底深处寒气大冒。 他思量了一会儿,只觉脑中一片混乱,根本没有什么头绪可找,当即摇摇头的将这一切先都放到了脑后,身形一动后·轻飘飘的飞到了一颗大树上,并目光一扫的向远处眺望而去。 结果瞳孔骤然一缩! 远处秘境中心处那个巨大盆地仍然尚在,但那只擎天巨手却踪影全无了。 自己到底昏睡了多长时间,总不至于已经超过了在秘境中停留的上限时间了吧。 柳鸣心中这般一想后·真有几分担心了,当即顾不得再考虑其他的事情,身形一动向密林深处一飞而去了 数个时辰后,正在密林中跳跃前行的柳鸣,隐约听到一声轰鸣,当即面色一喜,方向一变的朝声音发出处一蹿而去了。 一小会儿工夫后·他身形一个晃动的出现在一片空旷之地边缘处的大树上。 前方不远处,赫然正有一男一女两人正在激烈斗法中。 男的身穿血河殿服饰,浑身血气滚滚·手中一口血色长刃挥动下,一道道森然血光毒蛇般的向对面狂卷不已,但双目却紧紧闭上,竟然根本不看对手。 女子面孔精致无比,身形仿佛精灵般的上下飘舞不已,但双目紫芒流转不已,手中另外托着一枚寸许高的迷你铜种,时不时的晃动一下。 赫然正是珈蓝。 那名血河殿男子,面容凶厉·看似双目紧闭,但每一刀挥出仍亲眼目睹般的必攻击珈蓝躲避之处,将其逼的大处下风·根本不敢在某地多停留分毫。 好在少女手中小钟,似乎也具有不可思议的效力,每晃动一下发出的清鸣·必定让血河殿男子手中动作为之一凝,然后再趁机放出两三道法术,加以反击一二。 不过纵然如此,血河殿男子手中攻击也越来越快,一道道血色刀气散发着浓浓的血腥之气,仿佛彻底将少女包裹了起来,而珈蓝却面容十分苍白之下·似乎法力消耗太大,明显有些不支样子了。 “珈蓝师姐·要不要小弟帮忙!”就在这时,柳鸣从树上一飘而出,并微微一笑的冲珈蓝说道。 “哼,又一名蛮鬼宗弟子!好,算你们走运,下一次别让单独让我再碰见!”凶厉男子一见柳鸣现身后,在脸色一变后,竟立刻将手中血刀一收,身形瞬间倒射的脱离了战斗,但仍在没入树林前恶狠狠说了一句,才一闪的就此不见了踪影。 “原来是白师弟,这次多亏你了。”珈蓝一见柳鸣出现先是一怔,随之露出一丝喜色,目中紫芒为之一敛后,身躯一个:,就恢复了清秀少女的模样。 “这人是谁,怎会拦住你的!”柳鸣虽然不止一次见过少女变身前后样子,但目睹此景仍然不禁暗暗称奇,口中却有几分凝重的问道。 “这人是血河殿排名第三的血怒,修有一种特殊功法,竟然不惧我的梦魇瞳术。他拦住我,自然是为我身上的灵药了。难道师弟这两天一直没有碰到其他宗门之人吗?”珈蓝解释了两句后,又有些奇怪的问道。
“不瞒师姐,我出了些意外,在一个地方沉睡一段时间,才刚刚醒过来的。不过看样子,我应该没有昏迷太久了。”柳鸣闻言,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“原来如此!师弟放心,现在离一个半月期限还有十几天的时间。不过现在秘境出口附近十分凶险,有许多其他宗门弟子埋伏在那里,专等抢劫他人身上的资源。不,应该说现在这里整片区域都变得十分危险起来,否则也不至于我一被发现,立刻就动起手来了。恐怕等到最后几天,当所有人都不得不汇聚此地的时候,那才是真正拼命的时刻。”珈蓝苦笑一声的回道。 “原来如此。不过师姐可知道秘境中心处的那只巨手跑到什么地方去了。我醒过来时,它怎么不见了踪影!”柳鸣心念一转后,忍不住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事情来。 “那只巨手前后出现才不过数个时辰时间,在两天前就自行消失了,当时······”珈蓝闻言,脸色一凝的将擎天巨手自行崩:,又化为无边黑气向密林处滚滚一卷而来,但又诡异消失的一幕告诉了柳鸣。 “什么,那巨手所化黑气在密林边缘处忽然消失了。”柳鸣吃惊起来。 “不错,当时见那黑气铺天盖地而来的样子,我还以为这一次所有人都在劫难逃了。 但没想到如此惊人黑气一冲入密林中后·竟瞬间的就全不见了踪影。此事实在十分的邪门,要不是这里是离开秘境前的最好藏身处,我绝不愿意多滞留在这里的。”珈蓝黛眉紧皱的说道。 “既然那只巨手后面未曾再出现过,看来多半是真的消失了。况且现在离我们离开秘境也没有几天了·到时只要能安然离里,就算以后这里再出现什么古怪东西,也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的。”柳鸣若有所思的说道。 “我也是如此想的。不知白师弟下面有何打算,是在找一个地方好好躲藏起来,等待合适机会就离开秘境,还是打算在林中继续寻找一些灵物。”珈蓝点点头后,忽然这般问道。 “我前些天已经有些不错收获·就不打算再冒险了,打算先独自一人躲上几天再说。”柳鸣目光微微一闪后,如此回道。 “我明白师弟的意思了。我打算去偏远地方再看看能否另有什么收获·顺便也避开这段时间的激烈争斗。珈蓝点点头,满脸赞同的样子。 下面的时间,二人再交谈几句后,就互相告辞的分手了。 二人竟然谁也没有提一起行动的话语。 半日后,柳鸣寻到一颗被密密麻麻灌木掩盖住的巨大树洞,当即一喜的钻入了其中,感觉里面颇为干净宽敞,就不再犹豫的一拍腰间皮袋。 一片黑霞一卷而过后,白骨蝎就在滚滚紫气中一现而出。 “去·守在外面!一有人靠近,立刻把我叫醒!”柳鸣单手一掐诀,用通灵术沟通了骨蝎神念·当即一声吩咐。 白骨蝎口中“呱”“呱”几声后,当即一滚的就此没入泥土中不见了踪影。 这时,柳鸣才安心下来单手往袖中一摸·掏出一颗微微发青的桃子来,略一打量两眼后,就不客气的大口咬去。 剩下的这几天时间,他要大量吞食这些灵桃,然后一一加以炼化,好能将自己修为一举推到灵徒大圆满境界。 如此一来,等他离开秘境后就无需再为增加法力丹药的事情发愁·只要一心设法突破到灵师境界即可。 柳鸣一感受到腹中滚滚涌出的精纯元气后,当即双目一闭·很快就陷入入定中,就此对身外一切事情再不知分毫了。 这时,那名离开柳鸣珈蓝二人的血河殿弟子“血怒”,此刻却藏身在一处枝叶茂盛的大树之上,也双目紧闭的打坐着。 先前和珈蓝的争斗,他虽然大占了上风,但是同样消耗了不少法力,打算先恢复一下,再考虑下面的事情。 不知过了多就后,血怒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忽然丝毫征兆没有的睁开了双目。 结果他立刻看到,在对面近在咫尺的地方,一名满头赤发头生两只怪蛟的青年正静静蹲坐在那里,并面无表情的望着他。 正是“石川”。 “你是谁!” 血怒自然一惊自然非同小可,口中一声怒喝,袖子一斗,一口血红色小刀就凭空一闪的出现在了手中。 还未等这名血河殿弟子再有何行动,对面“石川”却忽然一张口,一道紫红色虚一闪而逝。(未完待续)
隐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