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九章 梦魇

魔天记 139 作者忘语 全文字数 3346字

..co 赤光中的石川,却犹如未闻,飞射来速度竟然丝毫不见减缓,一头就冲丰蝉一撞而去。 “石川,你没听到我说话!” 丰蝉一惊,身躯虽然一侧的避开,但大怒之下体表灰气一卷而起,同时一条手臂忽然干瘪几分的冲石川肩头闪电般一把抓去。 “砰”的一声。 丰蝉手掌真一把扣住了石川肩头,将其硬生生的一把拉。⑶夷恐泻庖簧梁,五指同时一用力,就打算给石川一些苦头吃吃。 但惊人情形出现了。 丰蝉五指明明已经铁钩般的深插石川肩头数寸之深,但石川却只是面无表情的转首看了其一眼,随之看似正常瞳孔忽然一闪的变得细长无比,口中木然的吐道: “去……死” 话音刚落,石川一条手臂一个:,一只遍布赤红鳞片的手掌就一下洞穿丰蝉胸膛而过,五指中赫然多出一颗还在蠕动不已的鲜红色心脏。 丰蝉双目瞳孔一下放大了倍许,低首看了看看贯穿自己胸膛而过的手掌,嘴唇动了几下的想说些什么,但是什么声音都未能够发出。 以其修炼的铁尸之体,竟然根本无法抵挡“石川”的穿心一击。 石川”面上一丝狞色闪过,另一条手臂再一动后,又有五根冰凉手指一下按在了丰蝉头颅上,并猛然一合。 “砰”的一声,丰蝉头颅竟西瓜般的爆裂而开,如此近距离从事。四射脑浆几乎大半都飞溅到了“石川”身上。 而“石川”将两只手掌一抽而回,任由软绵绵尸体向下一落而去。并一张口,先将手上心脏一吞而进。接着伸出一条紫红色长舌,添了下手指上的白色液体后,就丝毫感情没有的看向了附近的另外一人。 高冲早已被刚才一幕,惊得目瞪口呆了。 先前丰蝉和他交换眼色的意思,原本是想趁着石川独身一人,好好敲诈其一笔。 毕竟离开秘境后,所得资源的十分之一是可以留给自己的。而他们两个先前白忙碌了一番,并未能采摘到多少灵药,自然想从石川这边多少弥补一下。 但万万没想到。这位应该很好欺负的九婴一脉大师兄,竟然一出手就用残忍手段击杀了丰蝉。要知道以丰蝉实力,虽然大半是没有提防缘故,但对方实力之强也可想而知了。 起码高冲自己很清楚,哪怕自己动用了罡气之力,短时间内也绝无法轻易击破丰蝉的铁尸之体。 不过等他目光一扫对方紫红色长舌和遍布鳞片的手掌后,在脸色一白后,忽然一个转身,就在滚滚血雾包裹中破空而走了。 到了这时。他怎会不明白眼前“石川”并非原来的石川,或者根本就是其他诡异东西变幻而成的,故而一发现发现自己也身处险境中后,连一句话都未说的立刻逃之夭夭掉了。 高冲自问自己是一名地灵脉资质的绝世修炼天才。怎可能陨落在区区一个秘境之中。 “石川”目睹此景,嘴巴微微一张后,竟一下咧到了耳根后面。隐约可见两排锋利异常的牙齿,接着肩头一晃。似乎就打算冲高冲一追而去。 但就在这时,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后方一传而来。随之整片大地都“轰”隆隆的颤抖不已,凭空裂开无数奇深裂缝,从中喷出一道道的赤红火柱来。 却是后面的擎天魔手五指一分后,猛然从高空一拍而下,将附近瘫软无法动弹的无数妖兽全压成了肉酱,“咕咕”鲜血当即从巨手下方滚滚流淌而开。 “嗤嗤”声一响,银丝再次密密麻麻的弹射而出,瞬间扎入下方血污中。 “石川”一见此幕,目中竟闪过一丝恐惧之意,身形一动,就化为一团赤红光球继续向前飞射而去,彻底放弃了追杀高冲的打算。 而高冲目睹此景,自然大松了一口气,但回首再看了看远处黑色巨手又一飞而起,再次向下一压的惊天气势后,当即心中一颤,同样狂催法力的亡命而逃。 只是他前进方向,自然远远避开了先前的“石川”了。 …… 柳鸣按照手中罗盘状器物上记载下的路线,一冲出冰雪世界后,就回到遍布石柱的那截峡谷处。 这时,他才心中微微一松,也回首向远处一望而去,只见那只黑色巨手不紧不慢的一声声拍下,不知有多少妖兽全都瞬间化为了肉酱。 而以巨手恐怖体积,十几下后,就将下方所有树木和突起部分全硬生生一压而平,并且深陷地面十几丈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盆地。
此盆地在巨手不停活动下,还继续扩大范围的向边缘区域蔓延开来。 这擎天巨手完全一副不将所有妖兽击毙,就绝不罢休的样子。 柳鸣见到此幕,心中也微微发寒,当即不再犹豫的袖子一抖,一根黑索一个卷动,就向离自己最近石柱一缠而去了。 与此同时,不远处另一截峡谷边缘处,天月宗年轻女子深吸一口气后,猛然将背后雪白长剑一拔而出,接着一股剑气冲天而起后,整个人就化为一道森然剑光的向峡谷对面一飞而去。 当几个闪动,剑光再一敛后,天月宗女子赫然就出现在了峡谷对面处了。 她脸色极为苍白,回首若有若无的向柳鸣这边扫了一眼后,就单手掐诀的召唤出一朵灰云,默默的腾空远去了。 “这就是剑修神通,果然不同凡响!”柳鸣顶着身上巨大重力,费了一番力气的爬上石柱顶上后,远远看了一眼远去的天月宗女子背影,不禁大为羡慕起来。 不过一顿饭工夫后,他终于浑身大汗的跳到了峡谷另一边处。 这还多亏其现在法力和力气比上一次过来时。增加不少缘故,否则还无法行动这般快的。 柳鸣一脱离恐怖重力笼罩。双足一踏实体后,不禁大松了一口气。并趁着身上神行符效力还未消失,立刻腾空化为一团青光的向远处密林激射而去。 但是柳鸣丹田处的神秘气泡,闪动的越发频繁了,从中传出的那种极其渴望的诡异感觉,也更加的强烈异常。 柳鸣虽然心中大感不安,但此时又怎敢真停下来细思量什么,只能存着等找到一处隐秘安全些的地方,再解决此问题的打算。 但等他一个闪动的没入密林中,刚青光一敛的停在了大树枝头上。正想提起法力继续前进的时候,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却突然发生了! 丹田中的神秘气泡,竟然一闪的爆裂而开。 而柳鸣更是只觉丹田中一疼,两眼一黑,就直从树枝上硬邦邦的一头载下,并“砰”的一声,摔到下方厚厚枝叶上,人事不知了。 下一刻,一缕缕黑气从柳鸣肌肤上涌出。滴溜溜一凝后,就化为一枚枚不知名的黑色符文,并围着柳鸣疯狂转动而起。 在黑光闪动中,隐约形成一个丈许大的古怪符阵。 而黑色符阵只是闪动几下。中心处黑气一凝,赫然幻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晶莹气泡,里面隐约有一点银光徐徐浮现而出。 几乎在这点银光方一出现的瞬间。在不知多远处,那只正向大片瘫软地上的妖兽群一压的擎天魔手。忽然间动作一凝,竟一下停在了半空中。 那颗镶嵌在巨手中心处的淡银色心脏却狂闪而已。片刻间就变得光芒耀目起来,从其上面放出的银丝,更是疯狂舞动不已 “砰”“砰”两声巨响,银色心脏骤然间化为一团银光的也爆裂而开。 擎天巨手则一下仿佛失去支撑般的崩溃而开,并化为了滚滚黑气,然后铺天盖地的往柳鸣所在方向狂涌而去。 …… 柳鸣觉得自己睡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,在梦中仿佛重新回到了那个灰蒙蒙的神秘空间,同时被无数黑色长蛇缠绕全身,但偏偏又无法动弹分毫,而在四周虚空中则有无数:磺宓暮谟吧炼灰。 这些黑影有的只是在附近若隐若现,有的则凑到其耳边用一种非常古怪语言低语不止,但所说内容偏偏又一句都无法听到,让他心中不禁大为焦急。 而这些黑影中,只有一个高大黑影低着头,始终站在角落中静静不动着,而其他黑影全远远的避开其所在,但也没有人理会的样子。 不知过了多久后,那名高大黑影忽然抬起头颅,冲柳鸣缓缓走了过来, 其他黑影见此,则一让而开,并纷纷化为一团团雾气的消散不见。 高大黑影几步走到柳鸣近前处,就俯身下来,仿佛面对面的在打量着柳鸣不已。 柳鸣只觉自己都能感应到对方呼出的丝丝热气,但偏偏黑影脸上:跻黄,纵然拼命眨动眼睛使劲去看,根本看不清楚对方面孔分毫,心中不禁毛骨悚然了。 就在这时,忽然晴空一声霹雳,一道银弧竟在附近处一闪而现。 接着这微微的亮光,柳鸣终于一闪的看清楚了黑影的面容,当即一下失声出口起来。 “不可能,怎么是你!”(未完待续)
隐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