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章 她没有死

重生暴力女学霸 403 作者麦子米 全文字数 3154字

午后四点左右,飞机终于停在了杨梅落水地点的上空。书书网 更新最快 景宇浩立即领着其他两名战士将已经充好气的军用橡皮艇扔下了海,随后率先顺着绳索爬了下去。 十名潜水员也在他们的保护下落到了橡皮艇上,穿上了潜水服,背上了氧气瓶。 君明远站了起来,转身就要走,身子却突然摇晃了两下。 “长官,您没事吧?”飞行员忍不住担忧地问了一声。 君明远摆了摆手,他只是保持那个坐姿太久了,血液有些不循环罢了。 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,他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滑到了橡皮艇上,开始安排任务。 “每两人一组,相互照应。搜救范围,以这个地点为准,方圆一里之内。”君明远顿了顿,冷峻的脸上看不出神色,“不管是活着,还是...遗体,只要发现了她,立即带回来!” “是,长官!”潜水员纷纷跳下了船,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开始搜寻。 他们身上都带了水下对讲机,一旦发现踪迹,会马上汇报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一刻钟,半个小时,除了偶尔有人报告遇到了大型海洋生物,没有一点有关杨梅的消息。 君明远背在身后的双手握成了拳,肌肉微不可见地颤动。 小梅不是个普通的女孩,她身上发生过很多奇迹,死而复生,特异功能,也许这一次,老天爷还会厚待她也说不定。 没有亲眼看到小梅的尸体,他死也不会放弃! 搜救任务在一个小时后结束了,潜水员的体力支撑不了更久,况且氧气也不够。 “长官,我们把这附近都找遍了,没有找到杨小姐,但是发现了这个。”一名潜水员卸下了笨重的氧气瓶,递过来一个东西。 那是一串紫色的糖果手链,在阳光下闪耀着明亮的光华。 君明远抬手接了过来,他的瞳孔猛然一缩。 这条手链是杨梅最喜欢的首饰之一,是有次周末出去逛街时,刚好路过他名下的一家珠宝店,他非拉着杨梅进去选的。 现在,手链找到了,人却不见。 君明远将手链紧紧地攥在手心,垂眸掩住了眼里的痛楚。 那潜水员犹豫了一下,接着道:“按照当时的天气来讲,我估摸着,杨小姐可能...已经遇害了。遗体要么是被水流带到了别的地方,要么,就是被什么动物给......” “咳咳咳!”景宇浩急忙使劲咳嗽了几声。 君少这会儿正难过呢,就算是事实,你也不要说得这么凄惨好吧,简直是向君少心上插刀,没眼色! 潜水员也马上意识到了这一点,赶紧补救,“当然了,还有一种可能性,杨小姐也许是被什么人给救走了,手链不小心掉了下来。” 这种说法,在场所有的人心里都清楚,只是一种苍白的安慰罢了。 君明远却点了点头,嗯了声,“有道理。” 潜水员们都沉默了,面对君明远的自欺欺人,谁也不忍心再继续说下去。 景宇浩心里叹息,小心翼翼地提议:“君少,那我们现在是回去还是......” 君明远抬头环视着一望无际的海洋,片刻后,下了命令,“立刻联系国际上最好的探险队和船队,把这里的坐标发给他们,将这方圆五百海里都给我翻个底朝天!花多少钱都没关系!还有,全球发布寻人启事,悬赏一千万欧元,寻找杨梅!” 没等景宇浩反应过来,又郑重地加了一句:“记。,必须是毫发无损的!” 财帛动人心,万一有人为了钱,将杨梅当成了宝贝争抢,极有可能会伤了她。 景宇浩张了张嘴,想说什么,话到口边又吞了回去,“是!君少!” 就让君少保留一份念想吧,至少不会那么伤心。 飞机无法在空中长时间逗留,君明远只好命所有人都原路返回,到达帝都时,已是半夜时分。 他很平静地开车回了明月山庄,很平静地洗了澡,很平静地上了床,关了灯,闭上眼。 春天到了,夜晚很静,偶有不甘寂寞的虫鸣,落入耳中,细碎细碎的,像是远方少女的呼唤。 君明远将被子拉过头顶,蒙住了整张脸。
这一夜,除了胸口的起伏,他再也没动过。 第二天凌晨,君明远去了军部,费了许多口舌,终于调集了一艘潜艇,还有几十名海军,再次开往了杨梅出事的地点。 潜艇在海下寻找了七天七夜,依然一无所获。 而这时,季上将的电话打来了,语重心长地劝道:“明远,该回来了。” 七天没刮胡子了,君明远的俊脸上明显带着疲惫和沧桑,语气却很淡然,“将军,再给我两天时间。” 季上将欲言又止,杨梅出了事,他能理解君明远这种不愿意放弃的心理,可君明远到底不是个普通人,他身上还肩负着整个华夏的安危,哪能随心所欲。 “明远,我知道你难过,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你也已经尽力了,就让它过去吧。男子汉大丈夫,拿得起放得下,不能只顾着儿女情长,而忘了国家大事。  说着,他的语气严肃了起来,“根据西南边境传来的消息,今天凌晨两点左右,有一伙身份不明的人进入了我国防线,射杀了我方两名哨兵,目前怀疑是国际上某个雇佣组织,他们的目的,现在还不明确。明远,你是陆军参谋长,必须立即回来处理此事,晚了恐怕就要出大事了!” 君明远深邃的眼里闪过一抹寒光,人也随之站了起来,开口道:“知道了将军,我马上就回去。” 他转身叫来舰长,命他继续搜寻杨梅的踪迹,有消息随时向他汇报。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,舰长虽然心里觉得是在做无用功,但依然铿锵有力地应了声“是”。 回到帝都后,君明远立即投入了工作,那伙非法入侵的人没多久就被逮住了,只是一小股试图进入华夏边境,妄想制造混乱的散兵。 幕后之人是谁,君明远心里很清楚。说来说去,也不过就是那么一两个不安分的国家,眼红华夏的庞大国土罢了。 处理好这件事后,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。这三天里,潜艇方面依然没有好消息传来,但据说那附近突然出现了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船只,一个个都打着探险的旗号,实际上都在找人。 找的是谁,不言而喻。 君明远叮嘱舰长继续搜寻,不必理会那些人,便开车去了四合院。 四合院里一片愁云惨淡,杨瑞几人一个星期前就回来了。听说女儿落水失踪了,余秀珍当场就白眼一翻晕了过去,在床|上倒了四天,才慢慢地接受了女儿已经没了这一事实。 再伤心,这一家老小也还指望着她去照顾,她不能倒下。 杨树林一夜之间白了头,到现在都是恍惚的,看什么都会想到女儿,有时候浇着花,喂着鸟,眼泪突然就下来了。 杨瑞则沉默了许多,不再是以前那个爱说爱笑爱怼人的大男孩,他细心地照顾余老太太,有空就陪着杨树林捣弄院子里的花花草草,甚至在余秀珍卧床不起的几天里,学会了做简单的饭菜。 张小爱高三了,开学早,已经回了吉青市。 严局长听说了这起事故后,差点急上火,催促着女儿赶紧回家。严初云本想在四合院里多呆几天,帮忙照顾余秀珍,无奈之下也只能收拾行李回了南杭市。 君明远到四合院的时候,杨家正在吃午饭,见他过来,余秀珍连忙加了把椅子,盛上了饭。 君明远没有推辞,像在自己家里一样,吃得很随意。 饭后,他开了口:“爸,妈。” 听到这称呼,余秀珍正在收拾碗筷的手一抖,差点没摔了碗,她吃惊地看着君明远,“明远,你......” 杨树林也连忙站了起来,结结巴巴地道:“这,这不敢当,以后还是,叫我们叔叔婶婶吧,毕竟小梅已经......” 说着,夫妻俩都不由地抹起泪来。 虽说君少跟小梅求了婚,对外宣称是未婚夫妻,可毕竟没有办订婚宴,更何况现在人都不在了,他们哪敢接受君少这么重的称呼。 “不,小梅没有死。”君明远笑了笑,“她不会死的,也许是因为某些不可抗力的原因,所以暂时回不来。咱们不着急,慢慢找,总会找回来的。”
隐藏